欢迎光临上海新闻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报道 >

闻喜农商行5亿跨省购债牵出314起金融借款纠纷被指“内控不严”

作者:网络整理员   来源:百家号   上海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8-06-20 11:52

闻喜农商行5亿跨省购债牵出314起金融借款纠纷被指“内控不严”  

  2018年5月25日,《经济视野网》以《山西闻喜农商行涉高利债权转让 曾因违规现金分红被曝光》为题报道了山西闻喜县农商行2015年11月花5亿元购买了兰州农商行发放的两笔本息收益权共计6.4亿元的债权,兰州商业银行作为担保人至今仍有4.9亿元人民币尚未归还,闻喜农商行对兰州农商行提起诉讼,但案件在连续发出了三次开庭公告后均因种种原因而取消,第四次公告预计2018年6月28日09::00在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九法庭开庭。

  第四次公告能否如期开庭?随着深入调查,该案件的背景逐渐浮出水面,或将暴露闻喜农商行涉嫌违规投资和内控不严问题的冰山一角。

  改制期间花5亿元跨省购债 疑违规投资

  2015年11月25日,闻喜农信社与兰州市西固农信社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根据协议内容,西固农信社将名下发放给两家公司的贷款(甘肃万洲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本金2.85亿元人民币、兰州佳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本金2.15亿元人民币)本息收益权转让给闻喜农信社,转让金额为5亿元人民币,同时签订了编号为201511001号的《债权转让协议》;编号为201511002号的《委托处置协议》;编号为201511003号的《保证协议》。约定西固农信社作为承担连带责任的担保人,贷款单位应于上述协议之日起满24个月内,即2017年11月25日前向闻喜农信社支付全部本金及利息。

  闻喜县农信社,最早成立于解放初期,由农民自愿集资入股、直接为“三农”服务、政策和业务上接受国家银行指导监督、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集体合作金融组织。

  2015年6月2日,闻喜农信社获中国银监会批准筹建闻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在同年9月29日召开了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省市联社,市县两级人行及银监部门、闻喜县人民政府等领导出席会议。

  2015年12月28日,山西闻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获山西银监局“晋银监复〔2015〕259号”批复同意闻喜农商行开业,2015年12月30日正式挂牌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吸收公众存款;发放短期、中期和长期贷款;办理国内结算等。

  在此期间,被改制的不只是闻喜农信社,西固农信社于2014年10月29日正式启动兰州农商银行组建工作。2015年11月18日,兰州农商银行得到中国银监会甘肃监管局的批复,正式成为由兰州市城关区、七里河区、西固区、安宁区、红古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以合并新设方式发起组建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同年11月29日,兰州农商行正式挂牌成立。

  从时间节点来看,闻喜农信社与西固区农信社签订此次债权转让协议之时,两家农信社都已经上级监管部门批准改制为农商行了,只是还没有批复正式开业。

  严格意义上讲,此时的闻喜农商行还没有正式开业,经营范围仍是闻喜农信社的范围,花5亿元跨省购买债权,这在当时的农信社规章制度是否需要提级拔备?和上级监管部门的审核和批准?

  政策显示,此次购债不仅跨区而且跨省,对于发放跨区域贷款,这在当时为闻喜农信社时期的现行规章是坚决禁止的。

  因为农信社之所以成立,其初衷就是为了服务于三农,改制成农商行后,服务的目的和对象依然离不开农业、农民和农村。按《农村商业银行管理暂行规定》的要求,农村商业银行服务于要将一定比例的贷款用于支持农业、农民和农村经济发展。

  作为闻喜县的金融机构,闻喜农信社不把吸储的存款用于支持本土企业的发展资金需求和本县群众的贷款需求,而是违规把5亿元的资金发放给闻喜县以外的省份、地区。这其中有何玄机?

  债权到期本息难回 诉至法庭 三次公告难开庭

  根据上述协议内容,西固农信社作为承担连带责任的担保人,贷款单位应于上述协议之日起满24个月内,即2017年11月25日前向闻喜农信社支付全部本金及利息。

  2017年11月25日,债权到期后,贷款方尚有4.9亿本金尚未归还,并产生了逾期利息,2017年12月9日,闻喜农商行向兰州农商行发出了编号为WXNSH2017002号《债权逾期催收通知书》,兰州农商行在接到《债权逾期催收通知书》后,签收了回执并送回闻喜农商行。

  记者梳理发现,债务公司甘肃万洲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兰州佳明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主要股东及法人为同一人金俊建,金俊建分别持有上述两家公司99.43%和76%的股权。同时金俊建也是改制重组后的股东之一并持股1.51%。

  闻喜农商行跨省购买兰州农商行发放给同一股东两家公司的债权,其目的耐人寻味。

  在催收无果的情况下,闻喜农商行将兰州农商行告上法庭,但根据裁判文书网公示,该案件连续发出过三次开庭公告,都因为某些原因而延期,最新一次开庭公告第四次公告将于2018年6月28日09::00在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九法庭开庭。

  据知情人透露,三次未开庭的原因是兰州农商行提出了案件管辖权异议而取消。

  金融风险剧增 不良贷款清收“举步维艰”被指“内控不严”

  改制后的闻喜农商行截止2016年2月末,全行资产总额63.9亿元,存款余额47.7亿元,贷款余额28.4亿元,存贷规模均居全县金融机构之首。

  另据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1月至2018年4月间,改制后的闻喜农商行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案件就有314起,加之在金融去杠杆之下利息支出上升,闻喜农商行金融风险剧增。

  与此同时,闻喜农商行的多位股东把在该行所持股权出质给多家金融机构进行质押贷款,在2016年1月至2018年3月之间,有超过十位股东将股权出质用于贷款,出资股权数达27300股,占总股本金的38%以上。据法院公示,闻喜农商行多位股东股权被法院冻结,2017年11月,该行的1.092%股权在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法院公开拍卖。

  金融风险与日俱增,闻喜农商行2017年度在全县范围内启动了“不良贷款集中清收风暴”,旨在营造良好的清收氛围,降低金融风险,但似乎成效不大。

  一位资深金融市场人士推断:“闻喜农商行跨省区购买5亿元债权的动机,其实也很单纯,就是没什么可投的了。而且这些银行往往内控比较松散,通常董事长、行长一人说了就作数,风险内控委部门说的严重一点,那真的说形同虚设。”

  兰州农商行综合办杜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兰州农商行方面已经派专人前去处理此事,在未有最终结果前不方便向媒体透露。

  运城市银监分局则以不接受电话采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提问。

  至此,案件虽然没有最后判决,但似乎也渐渐明朗起来,有分析人士认为,未来闻喜农商行与兰州农商行债权本息收回情况取决于相关诉讼的最终判决结果,上述事项将对该行的资产质量、盈利能力、流动性和资本充足度等产生重大影响。(记者李红)
    来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03691859122589061&wfr=spider&for=pc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cnxxiw@163.com| 技术支持:申城网络
Copyright 2013-2016 上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9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豫ICP备09087534号